• 四女侍一男

    时间:2020-06-17 23:57:23




    如果您支持激情网(517av.),请将本站地址转发给您的朋友!

    我叫王丹,今年已38岁了,我有三个女儿,大的今年18岁,二女儿今年
    17岁,小女儿今年只有6岁。我丈夫两年前因车祸去世,我只好带着三个女儿
    投奔到我舅舅家。

      虽然舅舅已经过世多年,但舅舅的儿子李平却对我们很好,收留了我们母女
    四人。李平今年25岁是个英俊的小伙,大学毕业以后就在一家外商企业上班。

      李平和我们日久生情,也是我自己没把握好自己,终于成为了李平这个人面
    兽心的畜生的盘中餐,而且还害了三个女儿!

      入夜以后,我哄睡着了三女儿王新,便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梳妆打扮起
    来。虽然我已经38岁,但因为保养得好,所以皮肤仍然白嫩,而且屁股和乳房
    也都十分的坚挺,又肥又大的。

      我经过一番收拾,镜子中出现了一个成熟而性感的女人。为了增加情趣,我
    又特意将新买的黑色紧身健美裤穿上,当然里面没忘记穿上李平要求的白色连裤
    丝袜,然后套上白色的高根皮鞋。至于上身我则什幺都没穿,就这幺挺着两个乳
    房来到李平的卧室。

      我的两个女儿此时已经和李平搞上了,大女儿王莹正跪在李平的胯下狠狠地
    叼弄着李平特大号的鸡巴,而二女儿王颖则站在李平旁边供他摸撩乳。李平像个
    皇帝一样享受着我这两个女儿的服侍。

      看到我来了,坏笑着对我说:「王丹姐姐,屁股洗干净了吗?」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李平让我爬着到了他跟前,然后骑在我的后背上用手狠
    狠地拍着我的屁股到:「快爬!快爬!」

      我艰难地一下下爬着,两个女儿都冷漠地看着我,我感觉到耻辱和羞愧,但
    我却怎幺也无法摆脱掉这种刺激的感觉!我可能是天生的淫贱种,男人越是糟蹋
    我,我就越来劲!

      我驮着一个大男人在房间里爬了三圈,李平从我身上下来,然后坐在了地毯
    上对我说:「王丹,过来叼叼爷的鸡巴。」

      我听话的扭过身体,爬到李平的胯下,然后张开小嘴,仔细地叼弄起李平的
    鸡巴来。在李平的指使下,大女儿王莹已经骑在了我的后背上,用手拽着我的头
    发,让我的头不停地上下晃动,使得李平毫不费力地用鸡巴操着我的小嘴;而二
    女儿王颖却在我的后面仔细地舔着我的脚,那双还套着连裤丝袜的脚。

      房间里几乎没什幺声音,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事:我集中精力认真地吞吐着
    李平的大鸡巴,挺立的鸡巴上满是我的唾液;王莹一边观察着我的表情,一边控
    制着我的头,有时候快速地上下,有时候让鸡巴直接插进我的嗓子眼,然后保持
    几十秒;我不用回头也知道二女儿王颖此时正像一个母狗一样舔着我发臭的脚,
    一边还要摸着自己的浪。

      李平的鸡巴终于完全地挺起来了!硬硬的特号大鸡巴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马上就能让一个浪妇臣服。

      李平终于发话了:「王莹!去!给你妈妈开裆!」

      王莹马上从我的后背下来,然后找来剪刀在我健美裤的屁眼部位开了一个刚
    好能容纳一根鸡巴的小孔。李平从来都不操我的,因为一个生过三个女儿的太松
    弛了,李平对我的屁眼很感兴趣,因为我的屁眼很紧。

      李平让我用狗爬的姿势趴在地毯上,然后爬在我的身上,将大鸡巴「扑哧」

      一声塞进了我的屁眼里!王莹的任务是跪在我们的后面舔李平的屁股,当然
    也要舔李平的屁眼了。真难想像,我那幺美丽的大女儿却要舔一个男人的屁眼!

      我一直要求让我代替女儿,可李平不同意。

      王颖的任务是为了让我们能增加情趣,站在我的前面,用手镐(hao)住
    我的头发,让我把脸仰起来,此时李平已经在我身上大动起来……

      「哦……哦……啊!」我浪浪地叫喊着,鸡巴实在太粗壮了!粗大的鸡巴头
    不停地刮弄着我细嫩的屁眼,让我只能不停地叫嚷着。李平一边把鸡巴在我屁眼
    里使劲地操弄,一边尽量地撅起屁股,好让王莹舔到屁眼。然后李平一边喘息着
    一边对王颖说:「问……问问这个母狗……我……我为什幺……操她屁眼!……

      哦!……哦!……」

      王颖听到李平的命令就好像听到了圣旨一样,顺手就给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然后盯着我问:「母狗!爷们问你,他为什幺操你的屁眼!」

      我一边随着李平的动作前后挺动着,一边回答。可刚一犹豫,王颖顺手就是
    两个响亮的耳光,立时把我打的一怔。我赶紧说:「啊!……因……因为……哦!

      ……哦!……浪妇的屁眼……欠操!……哦!……哦!」

      李平在后面玩命地挺动着鸡巴操屁眼,一边对王颖说:「抽她!让她把最后
    两个字说清楚!……哦!」

      我刚想说,王颖毫不客气地又是两个耳光!再要打时,我只好高声喊道:「
    我……的……屁眼……欠操!……欠操!……啊!」

      李平好像累了,的确要长时间的保持这个姿势也不容易,粗大的鸡巴「噗」

      的一声从屁眼里拔了出来。李平一下子坐在地毯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
    也觉得四肢无力,一下子趴到地毯上,可屁股仍旧高高地挺着,保持着这个淫荡
    的姿势。

      王莹和王颖都凑到李平的跟前,轻轻地抚弄着李平的鸡巴头。李平按着王莹
    的头使其到胯下,王莹自觉地张开小嘴,含住刚刚从我屁眼里拔出的鸡巴头,顾
    不得脏,仔细吸吮起来。李平表情舒服地接受我大女儿的服务,对王颖说:「你
    娘的屁眼太干了,你去弄弄。」

      王颖答应了一声,来到我的身后。首先把我穿着健美裤的屁股摆好姿势,冲
    着我开裆的屁眼狠狠地吐了一大口唾沫,然后伸出两个手指,「扑呲」一声插了
    进来。我马上「哦!」地叫了一声,王颖快速地用手抽插着我的屁眼,我一声声
    浪叫着。每抽插十几下,王颖就对屁眼继续吐唾沫,然后再弄,直到我的屁眼能
    容纳王颖的四个手指!一个肥白的超级大屁股,在我二女儿的蹂躏下终于得到了
    前所未有的满足。

      此时,王莹已经将李平的粗大鸡巴重新叼了起来,李平一下子推开王莹来到
    我的身后。王颖将李平的鸡巴对准我的屁眼,李平一使劲终于再次地插入了!这
    第二次地操入显然要比第一次来得更快,李平也不说话,也不叫嚷,只是闷头狠
    操,只有我这个38岁的浪妇一声声地浪叫着,发泄自己心中难以释怀的淫情。

      「哦!……亲爹!……啊!……亲娘!……哦!屁眼!……我的屁眼!……

      哦!……哦!……哦!……屁眼……屁眼开花了!……开花了!……啊!」

      伴随着我最后一声嘹亮地淫叫,李平终于到达了爆发的临界点,大鸡巴狠狠
    地抽插了两三下以后,一下子一插到底。我觉得屁眼里的鸡巴忽然涨大了许多,
    随着一阵阵强有力地痉挛抽动,一股股滚烫热滑的精液终于射在我的屁眼里!

      「哦!……」我长长地舒服地叫了一声,然后和李平同时翻倒在地毯上。

      就在我们四个人稍作休息,准备继续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我那6岁的小女
    儿王新正探出一张幼稚的脸,惊奇地看着我们。我赶忙摆脱了李平,一扭一扭地
    走到门口对王新说:「乖宝贝快去睡觉。」

      王新仰起小脸问:「妈妈,你们在干什幺?」

      我脸一红,真不知道该说什幺好,只好说:「妈妈和你姐姐正在给你李平叔
    叔治病呢,你快去睡觉吧。」

      王新呆了一会,突然伸出小手抓住我的一个奶子说:「妈妈,我饿了。」

      没办法,我只好把王新抱在怀里,将奶头塞进她的小嘴里轻轻地哄着她说:
    「好宝贝,快点吃吧,吃饱了好去睡觉……」

      虽然我已经38岁了,可因为保养得比较好,奶水仍然很充足。王新有一下
    没一下地吃着奶,眼睛却紧紧地盯在李平和她两个姐姐身上。这时李平也走过来
    微笑地对王新说:「新新,快吃奶,吃完了马上去睡觉。」

      王新突然伸出小手,一把抓住了李平已经发软的鸡巴,从嘴里吐出奶头,问
    到:「叔叔,你的这个是什幺?」

      李平看了我一眼,露出了苦笑,对王新说:「这个是……」

      王新幼稚地大眼睛看了看我,我只好脸红地说:「这,这个是鸡巴……」

      王新好像来了兴趣,问到:「妈妈,鸡巴是什幺?为什幺我没有呢?」

      李平答话到:「只有男生才有鸡巴,女生当然没有哦……」

      王新好像明白地点点头问:「鸡巴是用来做什幺的呢?」

      李平笑着说:「是用来尿尿的哦。」

      王新突然问:「那为什幺妈妈和姐姐们经常把鸡巴放进嘴里呢?」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们每一次玩的时候,王新都看到了……

      我只好对王新说:「宝贝,妈妈和你姐姐们那是给你叔叔治病呢。」

      王新高兴地说:「那我也要给叔叔治病!」

      李平突然说:「不行!你还太小!等你长大了,再给叔叔治病!」

      王新在我怀里撒起娇来,我是剩解我这个女儿的,如果不满足她的心意她可
    是没完没了的,我看了看李平,对李平说:「要不,就满足她一次?反正也是早
    晚的事情。」

      李平苦笑着说:「这样不好吧?她还太小哦。」

      我浪笑了一声说:「反正我们娘们四个早晚是你的人,只要你不操她不就完
    了?」

      李平只好到:「好吧,你看着办吧。」

      李平坐在了地毯上,我抱着王新,王新的两支小手抓着李平软搭搭的鸡巴。

      虽然鸡巴已经很软了,但鸡巴头仍然很大,王新的小嘴仍然含不进去,所以,
    王新就像吃奶一样一口口地唑(zuo)着李平的龟头。

      这样的动作根本不能给李平什幺刺激,所以弄了半天鸡巴还是软搭搭的,我
    们都笑了起来。

      突然,李平一声「嗳呦!」我们一看,原来李平刚刚憋了一泡热尿,刚才一
    笑就走了气,一泡尿再也憋不住一下子喷了出来!王新一没留神当头就灌了几口
    热尿,也是小孩子心性的王新以为自己象妈妈姐姐那样也给李平治病了呢!虽然
    喝了几口热尿仍然高兴地拍着手说:「哦!我给叔叔治病了!」

      我们听完同时大笑起来……

      「全文完」